对话邵志敏教授:阿贝西利显著降低乳腺癌复发风险

乳腺癌是严重威胁全球女性健康的恶性肿瘤之一,大约70%的乳腺癌是HR /HER2-乳腺癌,而约30% HR /HER2-早期乳腺癌患者有疾病复发的风险,可能发展为无法治愈的转移性疾病。因此,临床亟需新的治疗方案来防止乳腺癌的复发和转移。


2020 ESMO会议上公布了III期monarchE研究结果,该研究探索了CDK4/6抑制剂阿贝西利联合标准辅助内分泌治疗高危HR /HER2-早期乳腺癌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中期分析显示,研究达到了无浸润性疾病生存期(IDFS)主要终点,这一结果有望改变早期乳腺癌治疗的模式。新闻晨报有幸采访到monarchE研究的中国leading PI、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的邵志敏教授,对monarchE研究进行解读。


邵志敏 教授


首批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复旦大学肿瘤研究所所长、乳腺癌研究所所长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大外科主任兼乳腺外科主任


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名誉主委


中华医学会肿瘤学分会副主任委员


上海市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名誉主任委员




记者:monarchE研究的中期分析结果近期同步发布在JCO以及ESMO年会上,作为该研究的中国leading PI,您是否可以再深入解读一下这项研究的有效安全性数据?


邵志敏教授: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全程参与了monarchE临床试验,并入组了相当一部分的患者。在monarchE临床试验当中,CDK4/6抑制剂辅助治疗高危luminal型早期乳腺癌患者,取得了阳性的结果。monarchE临床试验中期分析具有两大亮点:一是阿贝西利联合标准辅助内分泌治疗相比单独使用标准辅助内分泌治疗,可显著改善患者的IDFS,显著降低疾病复发或死亡风险,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二是联合方案的毒副反应是完全可控的,这一优异的结果为早期乳腺癌患者带来了福音。


记者:monarchE研究是CDK4/6抑制剂辅助治疗高危HR /HER2-早期乳腺癌的首次胜利,这个结果对于医生有怎样的临床意义呢?


邵志敏教授:luminal型乳腺癌占全部乳腺癌患者的60%以上,是乳腺癌中较为庞大的一个群体。同时,临床也发现,尽管luminal型乳腺癌患者的早期预后较好,但是远期复发风险明显高于三阴性或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因此,临床正在逐步地展开探索以改善患者的远期预后,例如高危luminal型早期乳腺癌的辅助内分泌治疗,已从过去的三苯氧胺过渡到现在的芳香化酶抑制剂等,但是这种治疗方案的转变带来的疗效提高仍然是非常有限的。monarchE研究则证实了CDK4/6抑制剂可以极大地降低高危luminal型早期乳腺癌患者的疾病复发或转移风险,这对于改善患者的远期预后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记者:monarchE研究聚焦于HR /HER2-早期乳腺癌中的高危患者,您也一直致力于乳腺癌精准诊疗的科研工作,例如三阴性乳腺癌的“复旦分型”。那么,您能否分享一下您对于未来乳腺癌精准诊疗的发展愿景?


邵志敏教授:精准诊疗毫无疑问是未来乳腺癌发展的必经之路。对于三阴性乳腺癌,依据“复旦分型”标准可以将其分为四个不同的亚型,不同亚型的治疗靶点和疗效完全不同。目前,针对luminal型乳腺癌的亚分型工作也在开展当中。根据初步的结果,可以把luminal型分成若干亚型,不同亚型的治疗靶点也有可能不同,期待最终结果的发表用于特异性地指导临床用药,例如CDK4/6抑制剂更适合于哪一类亚型患者,这也是未来的一个探索方向。


记者:阿贝西利已进入CDE的优先审评,您是如何看待阿贝西利未来在中国乳腺癌治疗中的应用前景呢?


邵志敏教授:阿贝西利辅助治疗高危luminal型早期乳腺癌患者取得了阳性的结果,这对于乳腺癌的治疗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只有把复发转移阻断在辅助治疗阶段,患者才能获益,真正地实现治愈。如果未来阿贝西利辅助治疗的适应症获批,中国乳腺癌患者可以更好地应用这一新的治疗选择,对于患者来说是非常好的消息。


记者:目前我国乳腺癌流行趋势是怎样的一个情况,今年我国乳腺癌的发病率增长高出了很多西方的国家,您认为其中有哪些原因呢?


邵志敏教授:确实如此,在最新中国的乳腺癌的流行病学调查中,我们发现在中国的大城市中,乳腺癌都是一个呈明显上升的趋势,在上海的流行病学调查中,上海的乳腺癌的发病率已经达到了十万分之七十六到八十之间了。当然绝对的发病率跟欧美相比可能还是一半,但是我们可以看到从最近10年的发病率的斜率来说,我国远远要高于西方,基本上达到了西方人群乳腺癌发病斜率的两倍左右,也就是说我国的乳腺癌发病率明显增高。


为什么会增高?乳腺癌是一个跟GDP、生活质量密切相关的,所以如果你的生活越好,它的发病率越高,因为还是与雌激素水平的增加是密切相关的。营养越好,肥胖越多,都可能会导致体内的激素水平增加,亦可能导致乳腺癌的发病率明显增加,需要引起大家的重视。


记者:据了解我国乳腺癌诊断平均年龄较西方年轻了10岁到20岁,除了尽量避免常见的诱发因素之外,我们还有哪些预防乳腺癌的方式呢?


邵志敏教授:确实,中国人群的乳腺癌到目前为止可能比西方人群的中位年龄要年轻10岁,但我们也不断地在缩短与西方人群的乳腺癌患者年龄的差距。我们曾经进行过一些预后模型的检测,发现如果20年、30年以后,中国人群的乳腺癌的中位诊断的年龄可能跟西方人群没有很大的差别,所以这也展示了中国正积极的向一个高度发达的国家生活水平发展。


谈到乳腺癌的预防,肿瘤的预防是一级二级三级。一级预防就从病因预防,但目前为止,我们仍未查清乳腺癌的病因是什么,我们只知道乳腺癌和雌激素水平是密切相关的,所以我们无法从病因上进行一级预防。二级预防就是早诊早治,三级预防就是乳腺癌治疗。对于乳腺癌来说,早诊早治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策略,如果在早期发现乳腺癌,治疗效果可能会非常之好,因此,我们还是应该大力提倡乳腺癌的筛查,对一些特定的高危患者,有高危因素的人群进行早期干预、筛查工作。三级预防是对于现有的乳腺癌患者进行积极的治疗,这一部分我们现在应该说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新的药物,比如新的CDK4